一部持续书写的奋斗史诗——昔日亚洲最大机械化露天煤矿的前世今生

一部持续书写的奋斗史诗——昔日亚洲最大机械化露天煤矿的前世今生
一座纵横数公里、深达数百米的巨型矿坑横亘在辽宁省阜新市城南。60多年前,这座曾经是亚洲最大的机械化露天煤矿——海州露天煤矿为新中国工业开展而生,数代人斗争不息,连绵不断为工业强国之路运送物质物资,铸就海州精力。现在,虽然这儿煤尽坑枯,人们仍然以自强不息的劲头让它重生,继续书写新的斗争华章。它是新中国工业现代化的样本东西长近4公里、南北宽近2公里,最深处笔直深度300多米……站在阜新市海州露天煤矿北侧的观景台向下望去,巨大的深坑宛如大地扯开的一张大口;沿边坡看去,一条条弯曲回旋扭转的运煤车道,勾勒出前史的印记。“灯光璀璨,门庭若市……”52岁的原海州露天煤矿的电机车司机闵士彪回忆起自己年轻时在坑底的出产场景非常自豪。他说,坑下最多时有上千人一起作业,运送线上三分钟就能通过一趟运送机车……“这座煤矿与共和国简直同龄,是应工业开展需求而生,当年集中了全国最先进的工业设备和数百位各个工业类别的优秀人才。”已83岁的海州露天煤矿原总工程师赵长青说,挖掘半个多世纪,这儿共为国家出产煤炭2.44亿吨。比较旧日机车回旋扭转而上的奔驰、电镐轰鸣的喧嚣,现在的露天矿坑静静地铺陈在大地上,期待着它的重生。它是几代中国人斗争自强的真实写照“曩昔工人下坑有一条四五百米的小路叫张林路。”闵士彪看着矿坑回忆说,张林是露天矿的一个老劳模,为了工友上下班便利,挑着扁担在工人踩出的坑洼小路上修了一条路。直到退休,这条路都是他责任保护。“爱露天,做主人,争一流,创水平,挑重担,做奉献。”半个世纪的挖掘,更有一批劳模用芳华和生命镌刻出海州精力。他们中既有技能骨干,也有一般矿工,这种奉献是无法计量的。先后霸占了包含新式火药爆炸在内一系列技能难题的王征;带领“三二二掘进队”过断层、闯禁区,发明了快速掘进先进经验的李瑞;改造大王段士儒;复救大王王合……50多年间,海州露天煤矿共出现全国劳动模范1人、省部级劳动模范85人,有18人取得“五一劳动奖章”。“那是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热情满满的时代。”赵长青说,海州露天煤矿规划年产量300万吨。可是国家的工业开展需要煤炭,海州人通过一系列技能创新,使露天煤矿年产量提高到420万吨。从1987年至1990年,通过对出产布局和机械设备进行改造,年产量又提高到500万吨。□新华社记者汪伟丁非白